【媒體報道】雙十中學問鼎漢字聽寫大會福建賽區
作者 : admin 发表时间 : 2014-03-25

yùn dú韫椟

定胜负 数学学霸完成绝杀

 
中國漢字聽寫大會福建賽區昨舉行決賽,雙十中學奪冠進軍全國賽

  比赛现场。 (本组图/本报记者 姚凡 摄)
 

  观众现场查字典找答案。


   这些字您会写吗


   韫椟(yùn dú)
   收藏在柜子里,比喻怀才不用
   彘(zhì)肩
   猪脚
   泠(líng)然
   形容声音清越
   趿(tā)拉
   把鞋后帮踩在脚后跟下
   蠡(lí)测
   以瓠瓢测量海水。
   比喻见识短浅,以浅见量度人
   稔(rěn)知
   熟知。如:稔知其为人
   咨诹(zōu)善道
   询问治国的好道理


   本报讯 (记者 佘峥)双十中学昨日凭借一名初二年级的数学学霸关键“临门一脚”,获得第二届“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福建赛区第一名,他们将代表厦门和福建,参加全国比赛。外国语学校、厦门第二外国语学校、杏南中学、英才学校、厦门九中和双十中学参加了昨天的集体决赛。
 

  一題定勝負
   最后一位选手倒计时写对词语


   当日,经过两个多小时、几十轮无情的淘汰,比赛进行到最关键时刻:参加决赛的六支队伍,只剩下双十中学和外国语学校,原本每支都有五人的队伍,这时都“拼”得只剩下最后一名选手。比赛的规则是:谁写错了,谁就出局。
   外国语学校最后一名学生先上场,发给她的题目是“彘肩(zhì jiān,猪脚的意思,作为食物的猪腿的最上部分),但是,她没能写出来。
   这时,场下已经喧哗:这是否意味着双十胜利了?主持人赶紧出声:比赛还没完!还要看看双十的最后一名选手,如果他的听写也错了,那么,两人还要继续下一轮比赛,总之,同一轮比赛,必须决出个“你死我活”才算数。
   双十中学初二年学生张宏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登上听写台,他得到的听写词语是“韫椟(yùn dú)”,主持人说,这是“藏在柜子里的意思”。张宏先写出“椟”,便停滞不动,就在大家都认为他肯定写不出来时,张宏在倒计时到来之前,提交了“韫”。
 

  幸福太突然
   关键先生连自己名字都忘了


   全场一片惊呼,走下舞台的张宏也激动得满脸通红,中央电视台记者把他拉到一边,让他站到镜头前,说:“你只需对着它说你是哪所学校,叫什么名字?”
   张宏想了一会儿,居然回答不上来,只好气喘吁吁地说:“我需要冷静一下。”他后来通过在走廊里踱步来平静自己的心情。他说:“我其实是蒙对的!”不过,他又说,他之所以在最后一刻写出“韫”,是知道“韫”有“藏”的意思。


   平时有积累
   数学学霸背完2000页词典


   这位在关键时刻把双十送到福建赛区第一名的男孩,其实是数学学霸。但他觉得参加汉字听写比赛很有趣,一个月前,他开始背有6.9万个词的《现代汉语词典》,他把近2000页的词典背了一遍,第二遍背到一千页左右时,就被推上比赛场了。
   张宏说,他也有看不下去的时候,每当这个时候,他就“洗洗睡了”。
   双十凭借张宏的“韫椟”,获得福建赛区第一名,外国语学校第二名,厦门第二外国语学校第三名,今天,这三支队伍的15名学生还要进行个人决赛,决出个人第一名。
   这也是双十继去年之后,第二次参加“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不过,福建去年没有举行比赛,双十是被央视直接挑中。

   【赛场观察】


   地名詞一出現
   选手就“歇菜”
   大赛评委:学生应多读书看报,不能只关在书斋里


   您相信吗?昨日参加决赛的听写英雄,是栽倒在“后埭溪路”、“马銮湾”、“亳州”甚至是“建瓯”这样的地名词上。
   比赛的主评委、厦大教授周长楫说,这说明学校教育还是只关在书斋里,学生们平时也不读书看报。
   昨日的决赛比赛规则发生改变,变得更加刺激:每队五名选手,每位轮流听题,谁写错了,直接淘汰,最后看哪队留在台上。换句话说,写错字的代价不只是扣分,而是直接出局。
   和冷僻字偏多的复赛相比,决赛考的字词平易近人得多,譬如说,第一道题就是写出“壹贰叁肆”。
   不过,决赛最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听写英雄们顺利通过诸如“麇至沓来(qún zhì tà lái,纷至沓来)、“嗜痂之癖(shì jiā zhī pǐ,怪癖的嗜好)”的考验,却栽倒在耳熟能详的地名和“夸克”这类的学科名词上。譬如说,“后埭溪路”的听写错误,直接把英才学校据说是“满腹经纶”的第一号种子选手送出局。此后,只要有地名出现,不管是“马銮湾”,还是“亳州”甚至“建瓯”,选手必“死”无疑。
   周长楫赛后惊呼:连“马銮湾”都写错!没有道理啊!难道学生们平时不看报吗?不知道那里在建设新城?


四地名淘汰四選手“韫椟”決出優勝者

中國漢字聽寫大會福建賽區總決賽,雙十中學奪冠

 

   文/图 记者 赵晨旭
   “马銮湾”、“后埭溪”,这些地名你一定耳熟能详,可是你能写出来吗?它们都是昨日汉字听写大赛的题目。昨天下午,2014年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福建赛区总决赛(集体赛)在厦门拉开帷幕,在参赛的六支中学代表队中,厦门双十中学一举夺魁,即将代表福建省与全国各省中学生一较高下。

   部首书写不规范
   选手栽在“赏”字上


   一支笔、一块板,六支队伍的三十名选手在这里展开了激烈的拼搏。由于对字形有着严格的规范,选手们的每一次下笔都是慎重考量过,一名选手就是因为部首书写不规范而栽在了一个简单的“赏”字上。
   更大的困难来自于词语本身,按照大赛要求,本次比赛所出词条都贴近经济社会发展,贴近中华传统文化,贴近生活百科以及近年来我国政治文化方面大事等,还包括各学科专业术语、中西医、古汉语、山川河流及地名、土特产名等。哪方面不是很了解,往往就功亏一篑。
 

  “馬銮灣後埭溪”考倒選手
   四个地名均无人正确回答


   在地名上,除了“马銮湾”、“后埭溪”外,福建南平的“建瓯”,安徽省“亳州”也难倒了选手,大赛中所出现的四个地名词汇均无人回答正确。“谁知道亳州的亳是哪个啊?你们去过安徽没?”看到场上的同学面对这样的词汇冥思苦想,场下的同学们也纷纷着急。不少人都是一边盯着大屏幕,一边在下面翻着字典,详细记录着每一个词的具体写法。
   本次比赛中,古汉语词语是一个被重点考察的对象,除了我们经常会遇到的成语外,很多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形,还有一些连听都很少听过。而当观众看着如此难度的词汇在选手笔下书写正确时,无不惊叹感慨。当看着选手写对“武弁”一词时,一名观众惊讶地说道:“要不是评委解释,我都不知道这个词什么意思!”


   冠军选手背了一个月字典
   所有科目中语文最一般


   在比赛刚开始没多久,厦门双十中学的张宏就已经被一些观众注意到了。每一次书写,他都是下笔刚劲,自信满满。
   冠军将在外国语学校和双十中学中决出,面对外国语学校林莉亚的失利,张宏只要答对最关键的一题就能够夺得冠军。“韫椟”,出自《论语·子罕》,意指藏在柜子里。这就是张宏最后的题目,他先写出“椟”,便停了下来。就在大家认为他要放弃时,张宏写下了“韫”。
   赛后他告诉记者,为了准备这次比赛,他背了一个月的字典,只要见到不会的字,就一定要记下来。令人惊讶的是,夺得听写冠军的他在所有科目中,成绩最差的竟然就是语文。“我语文差不代表字认得少,认字背字的时候会遵循字的规律去记。”

   【相关新闻】


   教书法不是书法家
   书写规范令人堪忧


   记者 郭文娟
   汉字书写大赛让书法也跟着火了一把。书法家们透露,现在学书法的学生不少,但真正学得好的却不多。而中学老师则表态,暂且不提书法,单单是学生的汉字规范书写,已经很成问题。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厦门书法家协会顾问张承锦说,书法写得好的学生不多,有一个原因是出在老师身上。现在教书法的老师,水平参差不齐,有些所谓的“书法家”头衔其实是花钱买来的,他就曾接到过这种短信,明码标价花多少钱可以买一个某某书法协会的会员或理事。他也曾在一个书法展览上,看到一位所谓的书画院院长写的作品,八个字就有六个字笔法错了。而这个院长却收了很多学生。
   “学书法没有捷径,必须苦练基本功。”张承锦说,学书法不能急,学生应从基本笔法、字体造型结构练起。先要学得像古人,如果能写到以假乱真的水平,已经很厉害了,之后再来谈创新。很多人连“形似”都没有就开始谈创新笔法,是不对的。

汉字听写大会 福建赛区双十中学问鼎

    海峽導報訊(記者 溫航)廈門市首屆漢字聽寫大賽暨中國漢字聽寫大會福建賽區團體決賽昨日下午揭曉,以張宏同學挂帥的廈門雙十中學最終力壓廈門外國語學校勇奪團體組冠軍。
    據悉,本屆的漢字聽寫大賽彙聚了全市24所中學的144名初中生參賽,其中每所學校包括5名選手和1名後備隊員。其團體賽賽程由初賽24進10、複賽10進6以及決賽三個階段所組成。
    在昨天下午舉行的團體賽決賽中,組委會采取了與初賽和複賽雙人PK不同的賽制,暨參照上屆央視漢字聽寫大會“一人一詞”淘汰的車輪戰形式,來決出最後的優勝者。等于變以往與他人相比爲與自己相比,以此增加比賽的懸念和觀賞性。
    雙十中學帶隊老師賽後向導報記者透露,作爲本次全市漢字聽寫大賽也是中國漢字聽寫大會福建賽區的冠軍,他們將代表廈門以及福建晉京參加第二屆中國漢字聽寫大會。除雙十中學問鼎此次團體桂冠之外,廈門外國語學校以及第二外國語學校並列亞軍,廈門九中、杏南中學以及英才中學並列季軍。

 

“詞霸”震驚全場

廈門雙十中學將代表福建出征中國漢字聽寫大會


海西晨報訊(記者 陳巧恩)皺眉、咬唇、托腮,請考官再念一次……終于,張宏准確寫出了“韫椟”二字,現場掌聲雷動———這位堪稱“詞霸”的初中生帶領他所在的雙十中學代表隊一站到底,笑到最後。至此,福建賽區産生了出征央視第二屆“中國漢字聽寫大會”的代表隊。

昨日下午,福建賽區漢字聽寫決賽舉行,來自外國語學校、第二外國語學校、杏南中學、英才學校、九中和雙十代表隊爭奪參加全國賽的入場券。廈門選拔出的“第一名”代表的不僅是廈門,而是整個福建省。

決賽采用淘汰制,每隊5人,一共30名選手坐在台上。每次一名選手站上聽寫席聽考官念詞,60秒內寫不出來或寫錯,便被淘汰,反之留下再戰。車輪戰“輪番轟炸”之後,最後台上僅余兩名選手,張宏以及林莉亞。也就是說,冠軍隊將在他們各自代表的雙十和外國語學校中産生。

根據答題順序,林莉亞先迎戰,“彘肩(zhì jiān),豬腳、豬肘子的意思”。可惜,林莉亞飲恨“豬腳”———寫錯了。緊接著,張宏出戰“韫椟”,如果張宏失敗,那麽這兩位“詞霸”將再一次PK。不過,如前文所述,張宏准確寫出。據悉,韫椟(yùn dú),指藏在櫃子裏,舊時比喻懷才隱退。

當然,漢字聽寫比賽並不等于“一項聽寫生僻字的比賽”有意思的是,能不能寫出來似乎與漢字本身的生僻或常用沒有太大關聯。比如地名,我們熟悉的“後埭溪”、“馬銮灣”、“建瓯”,分別毫不客氣地“踢”走一名選手。又比如“振聾發聩”,不算生僻,但選手錯寫成“震聾發聩”了。還有,“打嗝兒”,看似簡單,可如果選手沒注意到考官的“兒化音”,只寫出“打嗝”,同樣被淘汰。

打印】 【收藏】 【關閉